汪精衛紀念託管會創辦人何孟恆

ENGLISH

「我認為成敗利鈍是另一回事,但就抱著不忍人之心,不惜性命,不惜生前身後的名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這一點就夠偉大了。自從投身革命以來,無時不秉承著這種心志,從他代表心聲的詩篇裡隨時都看得到。」這是何孟恒對汪精衛的評價,也是促使他將退休後大部分時間拿來為汪精衛的歷史評價做澄清的功夫,以及最終成立汪精衛紀念託管會的主因。

何孟恆查閱「汪精衛網站」的文稿

何孟恆查閱「汪精衛網站」的文稿

因為家庭的淵源,何孟恒從小就是汪精衛家的常客,和汪家的孩子感情很好。年長到南京讀書之後便一直追隨在汪精衛與陳璧君左右,後來還娶了汪家的二女兒汪文惺為妻(關於何孟恒的簡傳,請參考「相關人物」。汪精衛與陳璧君兩人對何孟恒來說,如同親身父母一般,他們也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汪精衛晚年多次危難時皆得有他在身邊照顧;多年之後當汪精衛自己的孩子以及和運相關人物的後代,皆不願去觸碰歷史傷痕,寧願置身度外時,也只有他一直默默地為讓世人能重新認識汪精衛與和運而不遺餘力。為汪精衛及和運做歷史澄清需要絕大的勇氣與毅力,因為「漢奸」是這樣一個沉重的歷史包袱,以至於汪精衛及和運相關人士的後人選擇沉默、否認、甚至隱姓埋名的方式來迴避世人異樣的眼光及咒罵。

為了肯定何孟恒為汪精衛研究所做的努力,我們在此將他所書寫、謄抄及整理的文件、資料與錄音列出,以供研究參考。他也在「問答」欄中針對一些關於汪精衛與陳璧君的問題提出了個人的看法。

汪精衛是一個言行合一的人,要了解其人與其政治思想及理念,只要去閱讀他所寫的詩與文章。特別是〈革命之決心〉及〈述懷〉兩篇為探討汪精衛一生為人行事之必讀。
1980年代以來,除了整理自己身邊所保留汪精衛與陳璧君之遺物與文件之外,他也以影印及抄寫的方式將相關親友那裡所收藏的史料保存下來,以便日後提供給學者們參考。他還把汪精衛生平所出版的文字著作集結成冊,捐給美國與世界幾個重要的圖書館。每當發現雜誌或報紙登載了關於汪精衛的不實報導時,他都會有耐心地寫信去跟編輯辯駁。對於嚴謹的學者與作家,他從不吝嗇將個人經驗提供給他們,協助他們做汪精衛研究。跟他聯繫過的人包括蔡德金、王克文、林思云、下田貴美子、曾仲魯、趙無眠、上坂冬子、高伐林等。怕人們看不懂汪精衛的字體,他花了大量的時間把汪精衛的手稿與詩文重新抄寫。他也對汪精衛的詩詞加了註解,並錄音寄給向他詢問請教的學者。然而在這些學者們出版的相關著作中,並沒有提到何孟恒的名字。這是因為對於他來說,最重要的是把真實的經驗與學者們分享,所以要求他們不要引述他這個無足輕重的人作為資料來源。

直到2012年,汪精衛網站執行編輯何重嘉和主筆嚴曉珮才說服了何孟恒,不論他認為自己是多麼的微不足道,他的親身經歷與想法都是歷史的一部分,只有將這些和汪精衛相關人物的歷史片段一個個拼湊起來,我們才有可能真正了解那段被隱藏甚至扭曲的歷史之真實面貌與複雜性。我們視何孟恒與汪精衛身邊支持和運的人為歷史的行動者(historical actors),為汪精衛與其南京政權提供了珍貴的時代見證。 這也是我們製作「汪精衛網站」最主要的目的。

為了搜集汪精衛資料,何孟恆曾幾次探訪親友的家看那裡所收藏的史料,包括汪精衛的詩稿,書法,文件及其他手跡及檔案。這些文物都由何孟恆一一列下來,並以抄寫,影印及攝影方式保存,以便日後自己可以慢慢的研究也可以提供給學者們參考。這些工作是我們今天製作這個網站的基礎, 以下幾份還未面世的有:

《稿本》

何孟恆在方君璧兒子那裡看到了一本未完成的汪精衛自傳手稿。根據原稿上的字體與內容,他判斷這是汪精衛寫的, 並名為《稿本》。(在此網站稱《自傳草稿》)。

《南社詩話》汪精衛手稿
汪精衛與曾仲鳴合寫未完成的汪精衛自傳手稿一頁

汪精衛與曾仲鳴合寫未完成的汪精衛自傳手稿一頁

曼昭(汪精衛)南社詩話手稿一至五頁

曼昭(汪精衛)南社詩話手稿一至五頁

以下是何孟恆未出版的作品, 有一部分已捐給美國與世界幾個重要的圖書館。

汪精衛現代中國

以《自傳草稿》和汪精衛其他已發表的言論及文章為基礎,何孟恒書寫的《汪精衛 現代中國》描寫了汪精衛在動蕩的民國史的一生。(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汪精衛列為作者)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

《雲煙散憶》

何孟恒將自己在汪精衛身邊的經歷寫成《雲煙散憶》, 有 〈黨部的狙擊〉,〈西行〉,〈兇殺〉, 〈樊籠〉,〈星沈〉幾章

《雙照樓詩詞讀後記》

內容包括詩選及諸釋

《雙照樓印存》

汪精衛紀念託收藏印章部分印本

汪精衛先生生平年譜初稿

汪精衛生平年表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年表

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何孟恆列為張江裁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

內容請看這頁 (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何孟恆列為何孟衡)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補遺

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汪精衛列為作者

自述及其他》、《自述及其他 (續)》

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汪精衛列為作者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年表

Worldcat的資料上誤將汪精衛列為作者

《雙照樓印存》

《雙照樓印存》

《自述及其他》

《自述及其他》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年表》

《汪精衛先生政治論述年表》

《自述及其他 (續)》

《自述及其他 (續)》

何孟恆以廣東話朗誦並解讀他認為最代表汪精衛自己心情的作品:

點此查閱〈革命之決心〉原文(《民報》第二十六期,一九一〇年二月)

革命之決心(一)

〈革命之決心〉 (一)

革命之決心(二)

〈革命之決心〉(二)

革命之決心 (三)

〈革命之決心〉 (三)

 

〈 述懷 〉

〈 述懷 〉

對於嚴謹的學者與作家,何孟恆從不吝嗇將個人經驗提供給他們,協助他們做汪精衛研究。當年金雄白寫的《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就是何孟恆供給資料後再出版的。 跟他聯繫過的人包括蔡德金、王克文、林思云、林漢生、下田貴美子、曾仲魯、趙無眠、上坂冬子、高伐林、隨振麟等。從當事人的出發點,何孟恆除了接受他們的訪問解釋當日的事實,何孟恆還不斷的寫信盡量幫忙他們瞭解汪精衛的思想,特別是他的寫作。為了人們容易明白汪精衛的詩詞,何孟恆曾以中英語把雙照樓詩詞逐句翻譯。

以下是他和「汪精衛網站」主筆嚴曉珮的問答, 也可以代表汪精衛纪念托管会工作的宗旨與基礎:

您和妻子汪文惺對於汪精衛成立南京國民政府的看法?

以當時的情勢來看,這似乎是汪精衛救中國的唯一途徑。1939年3月在河內,曾仲鳴剛去世,汪精衛先告訴了陳璧君,之後才向家人宣佈他的決定。我們並不覺得意外。雖然這個決定對我們和其他很多人的人生產生了重大的負面影響,我們仍然覺得是值得的。

您希望世人如何看待汪精衛及其政權?

汪精衛是一個真正愛國的人,他的政權是基於救中國救人民而成立的,是真正的政府,並非偽政權。最重要的,汪精衛是一個言行合一的人,要了解其人與其政治思想及理念,只要去閱讀他所寫的詩與文章。特別是〈革命之決心〉及〈

述懷

〉兩篇為探討汪精衛一生為人行事之必讀。

年輕時的汪精衛是那樣一個激進的革命分子,為什麼晚年會成為擁護和平厭惡鬥爭的人?

我在有識以來,即追隨汪精衛左右,深知他老人家平素風範為人。汪氏獻身國事,盡心盡力,簡直到了忘我的地步,若不是親身接觸過,不會相信會有這樣的一位人物。

汪氏本質上實是一個慷慨悲歌的鬥士,在滿清統治的環境下,自然走上了為國犧牲的道路,他詩集中的〈

被逮口占

〉、〈

見人析車輪為薪為作此歌

〉,及〈

述懷

〉等都可以尋繹到他的心迹。革命黨人覺得要救中國第一步只有以暴力來推翻滿清,在〈革命之趨勢〉裡汪氏也說,中國需要的是革命,而不是立憲。然而滿清被推翻之後,自己未曾束身作炬,那就沒有「引刀成一快」那麼簡單了。如何去完成革命的目的?如何建立起一個國家?種種前人留給後死者的責任都落到自己身上,起先一心致力黨務和教育,決意不參預政治的初心後來也不得不放棄,從此一生就與政治再也分不開。

據我所知,汪氏生平所為皆源於 「不忍人之心」,因此投身革命、因此而放棄了不參預政治、甚至放棄了他的「山林想」,永遠是「忘我」和「為人」。他參預政治卻不把持軍隊,不爭掌財政,遇上對立的力量只能靠一張嘴、一支筆。被人排擠只好退避,但國家一遇困厄,又不顧一切擔起責任。多年來以處處忍讓的方式,共赴國難。

九一八與一二八事變發生,當日本以強大的國力入侵中國時,中國一切剛入軌道,仍在爭取時間,希望多一分準備,增一分國力,是以當時的政策是「和平未至完全絕望,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至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最後終於被迫起而抗戰了,仍希望「一面抗戰,一面交涉」。在既定政策下,當時身為行政首長的汪氏,一直在負起責任,說老實話而已,並非因其年紀大了,便趨向協和,厭惡戰爭。相反的,因張學良放棄職守不戰而退,汪氏憤而辭職,同時也迫張學良辭職以向國人謝罪。

此後幾經困難,肩負艱鉅,屢次進退,七七事變後國家更處於生死存亡關頭。當時日本有一部分人在戰事中重復提出和平的建議,國事日益嚴重之下,一心謀國的人當然會抓住每一個可能利於國家的機會,更何況早在孫中山建國之初,即有大亞洲主義和中日兩國為友不為敵的想法,汪氏於1938年離渝、發表艷電、以至另組南京政府,都是這樣形成的。他在〈 舉一個例 〉中說:「我這篇文字發表之後,說不定在什麼時候會繼曾仲鳴先生而死。所盼我死之後國人能留心看我這篇文字,明瞭我的主張。」因此汪氏早年和晚年不論所作為何,都堅持自年少時參加革命便有的「不畏死,不憚煩」之決心,隨時秉著一顆不忍人之心,隨時忘了自己,一切都在謀國。

河內暗殺事件對汪精衛選擇另組政府的影響?

世人以為汪精衛因極為親近的曾仲鳴在河內遇刺,一時激怒之下乃決定成立新政府,這個看法是不對的。個人情感與國之大計豈可混為一談?對曾仲鳴之死,汪之傷心憤怒自不待言,惟「與日本談和」與另組政府並非因曾之死所作的衝動決定。汪深認和平係救亡圖存之唯一途徑,而為救國,亦早將談和可能招致的危險及個人生死置於度外。然而和談之途不被國民黨採納,而且身在外國,只係提議,即已不容於蔣方,而因此遭到兇殺。對汪而言,雖死不足惜,但身死則救國之主張無法實現。曾仲鳴死後,汪在傷心但不沮喪的情況下,積極領悟到唯有組織政府,才有自衛的力量來實踐其主張。汪的想法在〈舉一個例〉一文中有詳盡的描述。

汪主張和平運動是否與其在國民黨內與蔣之不合乃至失勢有關?

汪精衛之主和,實覺當時中國力不足以抗日本,唯有和平然後可以挽救國家。在1938年底至1939年間汪所發表的重要文章裡,皆表達了此種想法。主張和平,其艱苦犧牲較當軍事革命為尤。就其本身而言,革命事敗,則以身殉;而主張和平,不為人諒,在危及生命之外,更墮敗名聲,與革命犧牲者流芳百世相去甚遠。汪精衛殊非一時昏瞶,一切早在意中(見1939年所作〈覆華僑某君書〉),所以毅然出此者,並以此實踐其四十年前早已立定之「革命之決心」也!

汪氏曾將和平之想法屢向蔣氏題商,離渝之後,亦一再表示:其主張未獲採納,個人願繼續以在野之身分從旁協助(見〈舉一個例〉及〈覆華僑某君書〉)。如此看來,汪之和運主張和其在黨內與蔣不合毫無關聯,更不是用來做權勢之爭的武器。

汪精衛曾數度在政壇失意時去國,這是一種逃避的做法嗎?

汪精衛常去外國,尤其是法國。因為他對民主思想的嚮往,一旦離開政壇就想到多接近民主思想的發源地。另一方面離開政壇也不能不為自身的安全謀保障,像他這樣沒有自己的地盤,在國內隨時都會受到攻擊,可以容身的地方不多。外國雖然遙遠,但有時比起國內交通來往反覺方便。民國時期因失意而選擇暫時去國的政客並不只有汪精衛一人,胡漢民也曾經赴歐。不過縱使人在國外,汪精衛還是心繫祖國。每當國家對他有需要,他總是不顧一切的返回,重擔重任,所以不能說他去國就是逃避責任。

您認為上海檔案館的汪精衛日記是真是假?

對於上海市檔案館聲稱所藏有之《汪精衛日記》,其真實性尚待查證。據我所知,汪似無寫日記的習慣,不會一向不寫,卻突然出現這一本「日記」。如果真有寫日記的話,他一定會慎重其事,好好保存交托。上海檔案館宣稱日記曾為曾仲鳴遺孀方君璧所持,後托方家親友捐贈。曾仲鳴早於1939年逝世,為何汪精衛於1940至1944年所寫之日記會交由曾仲鳴或其妻保管?由媒體上所刊登的「日記」片斷看來,這一本冊子很可能只是案頭紀事之類,記載何時見何人、商談何事、開會日期、或到何處演講等等,類似現在秘書代為記錄的日程表。至於是否果真出於汪精衛手筆,上海檔案館至今不讓我們檢視原稿,所以無法判斷其真偽。

您曾經做過陳璧君的秘書,她是否真如外界所說,是一個傲慢無理、蠻橫霸道、而且喜歡駕馭汪精衛的人嗎?

我是在與汪文惺結婚之後才開始替陳璧君做事的,所以並不清楚她年輕時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只能就我的所見所聞來評價。她會毫無畏懼的指出別人的錯誤,有時甚至用責罵的態度。然而她總是會在行事前征詢我的意見,這表示她很尊重我。至於她與汪精衛之間的關係,那是他們的私事,這不應該影響我們對陳璧君個人的評價,以及她對國家的貢獻。

汪精衛與方君瑛的關係究竟為何?

在日本留學期間,汪精衛與黎仲實、曾醒、方君瑛、陳璧君因志同道合而結為莫逆之交。方君瑛為人正直熱誠、剛毅沈著,為孫中山、胡漢民和朱執信等人敬重,陳璧君小方君瑛七歲,更是對她十分崇敬景仰。曾醒、方君瑛兩人把陳璧君當自己的妹妹一樣照顧。汪精衛雖比方君瑛大一歲,但十分尊敬她,因此以姊相稱。五人並組成暗殺小組,為出生入死之革命同志。汪在1910年刺殺攝政王之前,曾寫了一封長信給曾醒與方君瑛,向她們陳述自己對陳璧君的感情,及在赴死之前希望和陳訂婚的決定。革命成功之後,結了婚的汪精衛與陳璧君和曾醒、方君瑛等人一同赴法求學。為感念與方君瑛之友情,汪陳將其長子取名為「嬰」,為「瑛」之諧音。當汪與陳因孫中山之號召暫時回國時,曾方兩人更負起照顧汪陳幼小兒女之責任。汪方兩家雖無血緣關係,但情誼猶如至親。

方君瑛的妹妹方君璧曾說,汪精衛雖然很風趣,但矜持於舊禮教,對人和藹可親卻又很拘謹,從來不說一句無禮的話,從來不做越禮的行動。再說汪方等人因革命而結識,其關係實為患難與共,生死相隨之高尚情誼。坊間所傳之汪方陳三角關係,及方君瑛自殺為陳璧君所逼,純屬無稽之談。

關於汪家子女名字的問題。

汪家的六個孩子出生時取的名字皆為單字:嬰、惺、彬、恂、靖、悌。在大兒子汪嬰與譚文素,二女兒汪惺與何文傑結婚後,陳璧君認為兩人名字中皆有「文」字,於是把孩子的名字中間也加了「文」,表示是更為親密的一家人。至於我的名字原為文傑,陳璧君為我名為孟恆,希望我做事能更有恆心。我很喜歡這個名字,之後便一直自稱孟恆,而鮮少用文傑。

汪精衛在南京國民政府期間的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大體說來汪精衛是一個只知工作,絕不計較個人衣食住行的人。每日不是開會就是會客,再不然就是演講。一星期六天,除了早上七時散步半小時,午間小睡半小時,和早晚三餐之外,幾無空閒,而在這些零碎的剩餘時間之內,還得處理文件、信札、電訊、演詞和文稿等。平時汪精衛不出去的時候,陳璧君總是和他在一起,她的書房就在汪精衛書房的旁邊,便於照顧他的起居及需要。汪精衛因為太忙,所以教育孩子的工作落在陳璧君身上,她並不是一個很嚴格的母親,只有在孩子沒禮貌的時候才會責罵他們。由於陳璧君力爭的結果,汪精衛把每日晚飯後的時間留與家人小聚、閒話家常。有時在家看電影,通常是由外甥陳國琦負責操縱放映機。星期日陳璧君儘量不讓他處理公事,喜歡小孩的汪精衛常招來一群親友的孩子(例如曾仲鳴、林柏生、陳昌祖或陳公博的小孩),直到飯後大家才散去。汪精衛有時說故事,有時任由孩子們問東問西,也曾經在世界地圖前為孩子們講和平與世界局勢的問題。

汪精衛平日的運動除了每日例行的散步之外,只有在時間允許的情況下會游泳。戰前的休閒活動是和家人一起到湯山俱樂部泡溫泉、吃麵、下象棋,午睡之後再乘車回家。秋高氣爽時,也會到棲霞山看紅葉。戰後常去的地方只有住家對面的比較人去的古林寺。

汪精衛喜歡飲紅酒,或許是旅法期間養成的習慣。但是因為患糖尿病,醫生囑咐要嚴格控制飲食,所以只能在晚餐時少量飲用。他喜歡中式料理,但為了方便控制食物攝取量的關係,所以常用西餐。

汪精衛在繁忙的作息之間,很能充分利用時間休息。每日午飯之後,便進臥室休息,闔上眼之後不到一會兒,鼻息略重,便已睡著,準時兩點之前翻身便起。晚上十一點一到,倒頭便睡,從不輾轉反側,早上六點半必起床。日復一日,遵守規律的生活。

 

文字:© 2015 版權屬嚴曉珮所有,不得轉載。Text: Copyright © 2015 by Hsiao-pei Yen. All Rights Reserved.